武汉男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武汉男人网 武汉夜生活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

网警揭秘信息泄露:身份证手机号最便宜,一两百元可买上亿条

2016-9-30 17:49| 发布者: 德邦总管| 查看: 130| 评论: 0|来自: 武汉夜生活

摘要: 经公安机关证实,嫌疑人通过技术手段“黑入”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,用木马程序盗取了包括徐玉玉在内的大量考生信息。

网警揭秘信息泄露:身份证手机号最便宜,一两百元可买上亿条

四川日报9月30日消息,8月19日,即将成为大学新生的山东临沂18岁女孩徐玉玉因为接了一个陌生电话,家人为她东拼西凑的9900元学费被骗光。在从派出所报案回家的路上,女孩心脏骤停,两天后离世。

经公安机关证实,嫌疑人通过技术手段“黑入”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,用木马程序盗取了包括徐玉玉在内的大量考生信息。

一时间,网络内外,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呼声再度高涨。

无独有偶。近日四川省网安民警破获一起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特大案件,涉案信息数亿条。

公民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泄露的?第一次,“神秘”的网安民警从幕后走到前台,讲述这条涉及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、倒卖、实施犯罪的完整产业链条。

高科技犯罪?

“傻瓜”型作案嫌疑人只有初中文化

今年2月,南充阆中市公安局先后接到群众报案称:“银行卡一直在手中,但卡上的钱无缘无故就被人转走了,而且这期间自己的手机还收到了短信提醒。”

难道是银行系统有漏洞,或者银行有内鬼?案件很快由南充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接手,全市抽调12名技术骨干组成了专案组。

民警首先从银行卡资金流向上追查,但侦查却很快走入了死胡同。

“经过多次转账,资金最后被转到网上银行并全部换成游戏点卡。”南充市网安支队案件侦查大队教导员周袁发介绍,复杂的洗钱过程给案侦工作带来巨大阻挠,“银行卡都是网上买来的,通过持有人查询根本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。”

正在一筹莫展之时,南充市网安支队技术实验室传来好消息,通过技术手段,两名非法套取他人银行卡财物的嫌疑人被锁定。

2月26日,嫌疑人分别从北京、海南抓获归案。“与我们想象中的高科技犯罪压根扯不上关系。”周袁发透露,这些人中不少甚至只有初中文化程度。

嫌疑人供述的作案手法,其“傻瓜”程度甚至让民警都吃了一惊——首先在网上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和黑客软件,然后个人信息批量导入黑客软件,软件自己就能分析、盗取受害人银行卡或淘宝账户及密码。

个人信息怎么买卖?

淘宝账号最值钱一个嫌疑人拥有相关QQ群300多个

通过恢复嫌疑人的电脑硬盘数据,民警找到了阆中受害人的身份证、邮箱、手机号码等信息文件包。数据显示,嫌疑人的上家来自成都,其专门从事公民个人信息买卖。

在海南嫌疑人的电脑上,民警找到了一个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群。“在群中,大家从来不过问真实身份,只是说自己有多少条信息,有需要的单独小窗联系。”

从这些电脑数据里,周袁发摸清了公民个人信息的市场价格:淘宝账号最值钱,等级较高的淘宝账号,如皇冠账号等,最高可以卖到100多元一条,一般的也能卖到20多元;身份证、手机号码最便宜,一两百元就可以买上亿条个人信息数据。“根据数据的关联程度,数据又分为原始数据和精加工数据。”周袁发介绍,精加工数据是指经过黑客软件将关联信息打包的数据,如公民个人身份证、手机号码、银行卡数据、淘宝账号、邮箱等各种数据深度集成的公民个人信息,“这种数据单个就能卖到几百元”。

让办案民警颇为意外的是,在成都嫌疑人的电脑上,这样的QQ群竟然超过300个,每个群都有两三百人,倒卖公民个人信息数量数亿条。“有的群是专门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,有的群是卖黑客软件的,还有的群是业余时间交流心得体会的。在嫌疑人眼中,个人信息永远是一座富矿,这个群卖了卖下一个群,诈骗结束了还可以打包和其他诈骗团伙交换使用”。

高度发达的犯罪网络,让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受害者。南部县地处我省东北丘陵山区,是国家级贫困县,该县公安局局长吴忠学介绍,去年该县发生类似犯罪40多件,而今年1-8月,这一数据已达37件。

网络犯罪怎么破?

电子数据检测几分钟内固定证据,追源头、斩链条

有了黑客的加盟,犯罪分子在网上的行踪更加飘忽。高度产业化的犯罪团伙,公安机关如何锁定?

在周袁发经常出入的南充市公安局14楼,那里有当地公安机关的电子数据检验鉴定中心,追踪和锁定犯罪嫌疑人大多在这里完成。“中心的工作量很大,像DNA、痕迹或生化检测等刑侦实验一年就几十起,但电子数据检测基本上每两天就有1起。”警官谭松是技术高手,也是该中心的负责人。

谭松介绍,按照常规要求,电子数据检测包括对电子数据的备份、镜像、分析、报告,一个完整周期走下来,通常是一个星期,但现在工作量太大,“基本上两天就要拿出结果”。

如何保证提速而不降质?“200余台服务器占据了整整一层楼,正是由于它们同时运转,高速计算,我们才有能力在互联网上快速追踪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。”谭松说。

但也有被难倒的时候。嫌疑人通常将服务器架设在国外,上线随时了解国内情况,下线一旦出事,上线立刻关掉服务器,调查线索就此中断。

于是,“控制下线的同时,在几分钟内固定证据”就成了谭松和同事们绕不过的技术活。

问题是,以阆中银行卡盗刷案为例,300余个QQ群中的涉案人员超过万人,这样的犯罪团伙能抓得完吗?

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总队长钟静表示,目前网安总队已根据南充上报的案情,梳理出数百条有价值线索,近期将上报公安部申请发起集群作战,按照“追源头、打团伙、斩链条”的思路,对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网络犯罪露头就打。

【人物对话】

面临的威胁比以往更复杂

对话四川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总队长钟静

2016年上半年,我省公安机关网安部门共侦破涉网刑事案件1051件,抓获犯罪嫌疑人1379名。与全国相比,我省网络犯罪近年来呈现何种特点?如何才能避免类似徐玉玉等的悲剧在我省发生?记者就此专访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总队长钟静。

记者:电信诈骗会使用手机、QQ,为何不追查手机或QQ号抓人?

钟静:电信诈骗发布的信息,基本都是使用伪基站群发器,一个笔记本电脑、一个软件、一个发射器,就可以放在汽车后备厢里或人的背包里,随走随向周边的手机用户发出编辑好的短信,其中就包括电信诈骗的链接信息。这些号码并没有身份信息登记或无法追查伪装号码下的原始号码,根本无法追查也无法回拨。

事实上,公安机关一直在努力,我们在所有银行播放防电信诈骗的宣传片,张贴提示告示,我们已打造和改善电信诈骗止付平台,但是电信诈骗不是某一个部门就可以轻易遏制、铲除的,这是一个社会治理的大项目,需要全社会的担当与配合,国家也正在协调社会各部门甚至境外,努力打击、追赃。

记者:在全国互联网诈骗高发的大背景下,我省面临的网络安全形势如何?

钟静:目前全国网民数量为7.1亿,其中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为6.56亿,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,传统犯罪与网络犯罪相交织并不断衍生出许多新的犯罪手法。

网络犯罪的成本低化和犯罪方式“傻瓜”化,使网络犯罪极易形成病毒式的扩展。目前网络诈骗在总体犯罪中已经占到很大比例,而且每年以20%左右的速度递增,正是由于这些原因,在公安机关内部产生了网安这个警种,专司网络空间的社会管理、打击犯罪、安全防范。

网络是开放的,和全国是一盘棋,网络安全面临的威胁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。互联网诈骗高发的背景下,四川也不能独善其身,目前全省形势并不乐观,但整体可控。

2016年5月至今,全省共侦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及相关案件61件,刑事拘留90人,缴获公民个人信息5千余万条。

记者:如何才能避免徐玉玉似的悲剧在我省发生?

钟静:说到底,徐玉玉案就是公民个人信息的泄露造成的。个体信息泄露,那是侵犯个人隐私,但若大量公民个人信息数据泄露,那就影响公共安全。在思想上,我们首先应该把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上升到保护公共安全的高度。

目前,网安部门在维护网络基础设施和大数据系统的安全上,力度空前。往年我们只是从安全管理方面来入手,但现在已上升到维护国家公共安全、政治安全、经济安全的高度。维护网络安全不是公安一家的事,而是一项系统工程,各级部门将按照“谁建设、谁主管、谁负责”的总体原则,落实各项安全管理制度和措施。

民众自己也要积极参与,树立网络安全意识、一方面要学会保护自己的隐私,另一方面要遵守网络安全规定,携手共建、筑牢网络安全屏障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武汉男人网

GMT+8, 2017-8-18 20:30 , Processed in 0.078000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武汉桑拿网

© 2017-2018 武汉夜生活网

返回顶部